灭生、灭荒市场需求量大 草甘膦组合制剂已飞速发展

发布日期:2019/04/11 9:08:37 浏览量:1100

百草枯被禁,带来的不仅仅是农民投资的提高,还有杂草防除效果的不确定性以及经销商朋友对灭生类除草剂的技术要求的提升。原来百草枯一枝独秀,草甘膦查缺补漏;现在是敌草快、草铵膦还不能支撑起市场需求,草甘膦的组合制剂有了飞速发展。
灭生、灭荒市场需求量非常大,而农民的整体用药要求不规范,现在到了探讨一下技巧措施的时候了。
网络中有报道称国外实行火焰杀草,属生态防治,笔者并不这么认为。
农村禁止秸秆焚烧推行已有一段时间,虽然近期有报道称东北有松动,但笔者在山东农村了解到,有专门的人巡查焚烧垃圾、柴梗,所以说,火焰灭草目前在国内难以实现。
并且,需要的是高温火焰,安全性、配套设施没有专门的监管指导;火焰灭草杀菌,杀草只是一时,不要忘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与农民的意愿有一定差异;而杀菌,是包含有益菌也一并消灭了,笔者并不看好其发展。
农村中对场院中的树根芽、乱生杂草,有使用废机油处理的手段,并且效果非常理想。笔者知道其只为了保持场院洁净,农民把土壤环境污染忽视了,这种方法在农田及沟边林地根本不能实施,不等推出也就死掉了,不仅仅存在环境污染的难题,火灾安全隐患的加大更不会让其发展。
草铵膦、敌草快处理
草铵膦、敌草快目前在市场上销售尚可,并且一些企业大打营销策略,对单剂产品,笔者并不看好。首先是杀草谱的原因,草铵膦对禾本科好于阔叶类杂草,敌草快杀阔叶类的效果优于禾本科杂草;其次是杀草速度虽比草甘膦快很多,农民对百草枯的认识根深蒂固,不能满足其意愿;第三是性价比,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花钱更多,效果却没有以前的好,农民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笔者对这两类产品的失望是杀草谱的局限和彻底性。
草甘膦处理
百草枯时代,唯一与其抢占市场的就是草甘膦,因其彻底死根而让农民信服,虽然死草速度慢,性价比还是超高的。
①草甘膦单剂
草甘膦单剂产品的劣根性是死草速度和应用范畴。但,对恶性杂草的防除彻底性使其有一定的市场。随着国际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发展,草甘膦的市场能进一步拓展。
单剂产品仍有不小的市场,规避药效温度、速度等制约因素的组合制剂越来越得到人们的重视。
②草甘膦+草铵膦
草甘膦与草铵膦的混剂算得上是优良配方,速效性提高不说,杀草谱也大幅改善,针对一些恶性的禾阔杂草都有较好的防效,笔者认为,唯一的缺陷是性价比偏低,也就是说使用成本偏高。
③草甘膦+三氯吡氧乙酸
三氯吡氧乙酸国内市场应用较少,并且原药产能限制,未来几年应有大幅提高。草甘膦与三氯吡氧乙酸的混剂,耐低温性有了大幅提高,极大程度的扩展了杀草谱,对阔叶簇生类灌木也有很好的防除效果,并且对部分抗草甘膦的禾本科杂草亦有促进作用。此组合在小麦、水稻收割后应用,防除极恶性杂草是个不错的产品,对下茬作物有要求。随着生产厂家对三氯吡氧乙酸的关注,更多优秀组合将会涌现,笔者对此类组合产品充满期待。
④草甘膦其他系列组合
草甘膦+二甲四氯钠、2,4-D酸、氯氟吡氧乙酸、麦草畏、乙羧氟草醚等混剂或组合制剂,就是在杀草谱、药效温度、死草速度等方面有效改善草甘膦的缺陷。
甚至于添加精喹禾灵等防治禾本科杂草药剂,提高对恶性禾本科杂草的防除,也有一定的效果。市场上草甘膦三元组合的药剂有一些,整体的优势还没有显现。
目前灭生类药剂,草甘膦的组合制剂还是比较得到推崇的,性价比、杀草谱、稳定性,都让人放心。灭生类药剂的忽悠时代已经过去了。
甲嘧磺隆处理
甲嘧磺隆属磺酰脲类除草剂,为芽前、芽后灭生性除草剂,适用于林木防除一年生和多年生禾本科杂草及阔叶杂草,或开辟森林隔离带,伐木后林地清理,荒地垦前、休闲非耕地、道路边荒地除草灭灌,如羊茅、黍、油莎草、阿拉伯高梁等。缺陷是杀草速度和残效期问题,不宜用于农田除草。
环嗪酮处理
环嗪酮也是一类灭灌木类的除草剂,适用于常绿针叶林,如红松、樟子松、云杉、马尾松等幼林抚育。造林前除草灭灌、维护森林防火线及林场改造等,可防除大部分单子叶和双子叶杂草及珍珠梅、榛子、柳叶绣线菊、刺五加、山杨、木桦、椴、水曲柳等木本植物。缺陷是死亡速度和耐低温性,只是在大型林场或森林有所应用。
另外还有比较令人惊叹的高压电流除草、光化学除草、以肥除草、地膜除草、植物相克除草等趣闻轶事,在国内没有真正应用过,且使用起来也能想象得到难度和弊端,不过值得大家期待。在果园、林地中,保持合理的杂草配置,有益于保持土壤透气性、湿度、肥力等,可以借鉴国外先进经验,没必要对杂草一棍子打死。
笔者认为:选择性的针对极恶性杂草防除能适宜植物生长。
总结了这么多种方式方法,虽然有报道称国际市场在逐步取缔草甘膦的应用,但在国内市场,笔者认为,性价比及实用性较高的还是草甘膦的组合制剂,为进一步方便农民的使用,也作此文章,希望引起同行关注并探讨辩证,服务好中国农业。